• 服务热线:

药物经济学发展预判

时间:2018-02-08   来源:管理员


                            医药经济报201814F03

   “水浑鱼杂”是经济学家周其仁的观点,主要指市场(“水”)还不完善,存在漏洞,也就是“水浑”;在向更完善的市场转型过程中,市场主体(“鱼”)有的合法经营,有的会钻漏洞,出现比较麻烦的治理局面,也就是“鱼杂”。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在我国爆发式发展,全国召开了各类学术会议30多场,主办方有政府、行业协会以及高校。医疗保险目录谈判和调整、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已经开始尝试应用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但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研究仍然处于“水浑鱼杂”阶段。

    那么,中国的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在何时、何种情形下将正式进入政府决策环节?中国何时会出现全国性的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部门?本文尝试分析这一发展过程中的有利因素和不利因素,并对这一发展过程进行预测。

    长中短期有利因素结合

   1)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因素

    十九大报告提出“两个阶段”的发展定位是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发展的最重要促进因素。

    第一个阶段是2020-2035年,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将随着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实现而发展。

    第二个阶段是2035年至本世纪中叶,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将随着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建成而发展。这是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最重要的发展背景。

   2)健康产业崛起的中期因素

    其一,健康产业发展的战略布局将直接促进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进入实质应用阶段。《“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健康产业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是2020年健康产业体系基本形成,国家层面有可能会成立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的部门,应用还需要一段时间。第二个阶段是2030年健康产业繁荣发展,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有可能会在国家层面进入实质政策应用阶段。

    其二,卫生总费用投入的增多将刺激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进入政策应用。根据《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6年末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百分比达到了6.2%,接近于很多国家建立卫生技术评估国家级部门时的水平。

    由于卫生总费用在GDP中的占比这一指标在各省间存在不均衡,因此,将来很可能会在这一指标比较高的省份率先建立省级卫生技术评估中心。目前,上海、湖北等地已经建立了省级卫生技术评估中心。

    其三,新药及新型医疗器械研发的进展将决定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进入政策应用的深度。不久前发布的《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规划了我国一定时期内新药及新型医疗器械的创新战略,在十年左右时间内我国很可能会出现新药及新型医疗器械上市爆发期,而这正是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的用武之地。

   3)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短期因素

    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增加了仿制药的研发、生产成本,可以起到激励制药企业加强新药研发、产业结构升级和调整的作用。而这将有利于创新药的发展,从而使药物经济学发挥作用。当然,最后的效果还要看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范围和力度。

    偏产业界等不利因素犹存

    目前,药物经济学在我国的发展还面临以下不利因素。

    其一,研究力量分散,各自为战。截止20171226日,全国已经成立了至少10个药学会系统的药物经济学专业委员会、8个国际药物经济学与结果研究分会(包括香港、台湾)以及各种高等院校的研究机构。这些组织在2017年举办了至少30场学术会议,会议内容差异比较小。这表明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队伍正在扩大,但是缺少协同和整合,力量分散,并容易出现研究资源的恶性竞争,从而损害研究的中立性。

    其二,研究的中立性不够。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资助方以产业界居多数,再加上研究力量的增多,寻求资源的研究者也增多,从而资助者将处于强势地位。这有可能会损害研究的中立性,使研究结果偏向产业界。

    其三,研究导向是论文,应用比较少。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是应用性很强的学科,或者说这个学科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他们在临床、药品报销等政策中有用。而国内研究者往往以发表论文为第一导向,对于应用关注比较少。这将不利于这一学科的发展。

    其四,研究工具本身内涵的利益倾向,影响结果的可信性。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运用的一系列模型很多是国外产业界开发的,每个模型的逻辑都体现了开发者的价值观,而国内学习者很少研究模型“黑箱”,只进行模仿使用,甚至错用模型。这将有损研究结果的可信性。

    其五,对于国际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进入政策应用的制度变迁研究不够。2017年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处于爆发期,很多人对这一过程持乐观态度。而事实上,国际上并不是所有国家都采用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甚至有的国家对这两种技术用了一段时间后又弃用了。在这种情况下,深入研究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进入政策应用的制度变迁过程,才能避免中国误用或滥用药物经济学和卫生技术评估,使这两种技术成为平衡健康产业、民生两种利益的工具。

   【结语】

    预计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预计将在2020年出现第一次发展高峰,随后将以省为单位进入政策应用,到2030年,很有可能会出现全国层面的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政策应用。但是,“水浑鱼杂”局面的改变,还需要看药物经济学与卫生技术评估研究者是不是关注健康产业、民生利益的平衡。如果过多偏向于产业界,沦为产业界实现经济利益的工具,其政策应用时间将延迟,甚至有可能被弃用。

                                                              

                            (左根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