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ll:

寡头垄断也能激发流通活力

时间:2018-04-23   来源:管理员

                                                   寡头垄断也能激发流通活力 
                                                                                ——摘自《医药经济报》2013年12月2日F02版 
                                                                                   孙健伟

     在新医改持续推进背景之下,医药流通行业的主流企业也有不少动作,其中包括托管医院药房等,就今年以来流通业发展的现状,笔者谈谈己见。
     药房托管再兴起
     从新医改推动公立医院“医药分开”的路径看,在遵循从不断降低药品收入在医院总体收入的占比,到最终彻底切断医院依靠药品经营带来的收益这样一个渐进的过程。因此,医院药房未来随着“医药分开”目标的达成,将由医院传统的利润中心转化为成本中心,医院将失去经营药品的动力,这种趋势迫使医院加快对于托管药房模式的尝试。
      同时,围绕新医改提出的建立新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的目标,在取消药品加成基础上,医院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模式的确立和发改委不断推出的药品降价令,将使得药价逐步走低,药品经营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同样迫使医院降低对经营药品取得利润的预期,寻求通过药房托管的模式,尝试摆脱未来陷入院内药房管理成本逐步攀升的窘境。
     在“四个分开”的改革预期下,一些具有前瞻性的医院经营管理改革先行者,早已开始尝试将门诊药房管理外包。随着新医改推向纵深,公医改革从试点推向全部,医院剥离门诊药房业务将成为大势所趋,因此,将会有越来越多的医院加入到药房管理外包的各种探索尝试行列。在此之中,大型医药商业有能力利用在品种资源上的优势,调整利润结构,尝试同医院合作药房管理外包业务,通过在医院药品采购份额上的垄断,取得规模经济效益。
     然而,医院药房的托管并未实现药房经营管理的社会化。从本质上,药房仍是医药资产,医院药房人员的劳动关系管理也在医院,这些都决定了药房托管只是实现了医院和医药商业之间暂时的利益交换,并未触动医院拥有和转变药品经营管理决定权的基础。因此,公立医院只有完全按照“四个分开”的最终模式运行,才可能将药房托管从模式尝试和权宜之计,真正实现市场化的经营模式变革,使其转变成为一种推动医院实施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运行的可行选择。
     供应链管理智能化
     近两年来,国内若干大型医药流通企业已经在围绕医院药房管理信息化,包括在院内药品物流管理延伸智能化方面,取得成功的实践。然而,由于公医改革作为新医改的难点和深水区,在新医改推进四年之后,今年才明确提出在县级医院全面推动,而城市公医改革仍限于试点,我国大多数的大型公立医院基本未进入到推动实施“医药分开”改革的临界状态和推动全面改革的压力聚集期。因此,推动医院基于信息化的医院药品物流延伸服务创新,短期内还难以形成趋势性的突破。
     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一是推动基于信息化平台驱动的院内物流延伸,需要医院指定独家医药商业进行合作,从医院角度,这意味着医院的药品采购份额将归拢到一家商业,医院推动院内药品物流延伸创新实践,将打破医院既有的利益分配格局,医院管理者无疑缺乏足够的动力动摇传统的医院利益构成基础。二是介入院内药品物流管理延伸,在供应链智能化平台建设方面,医药商业将投入不菲的资金,不是资金雄厚的大型医药流通企业通常无法承受。更为重要的是,无论对商业还是医院而言,推动供应链智能化管理模式创新,双方都要承受可能失败的风险。因此,至少从近两年来判断,基于医药供应链全程智能化的管理创新仍停留在模式探索中。
      无论如何,“十二五”医改规划对于我国医药卫生信息化管理水平的预期,将逐步促进医药流通行业更加积极主动地开发面向各级医疗机构的基于信息化增值服务产品的动力。就在今年10月,发改委、工信部等联合发布了十个物联网发展专项行动计划,“推动医院管理和社区服务健康管理”位列其中。以上政策的推进,将为流通业探索围绕院内物流全程智能化管理开辟广阔的前景。
      新竞争撬动新平衡
      从全球领先的医药流通市场发展经验看,集中度不断提高,形成寡头垄断特征的市场竞争格局,是行业的演进特征和走向成熟的必然,美国、欧盟、日本莫不如此,区别只是市场垄断份额的相对程度高低和寡头竞争者的多少。
      我国出台医药流通“十二五”规划,将加速推进医药流通市场实现集约化和走向寡头垄断的历程,而具有传统分销渠道积淀优势的国有跨区域医药商业企业,不断拓展全国市场布局。另外,能够抓住我国医药流通走向市场化机遇,发力以中小城镇医疗市场和中小型医药终端渠道覆盖布局的新兴全国性医药商业——前者如国药控股、华润医药、上药和广药,后者以九州通为代表,未来必然会成为我国医药流通市场的寡头。
     与此同时,任何具备独特竞争优势的小医药商业未来将是寡头垄断市场竞争格局下不可或缺的参与者,而那些竞争力属性同质化且没有渠道覆盖和规模优势的小商业,将难逃被整合或清洗出局的命运。
      市场竞争过程本身就是市场活力的体现,伴随我国市场竞争机制的完善,各种新技术的出现和竞争要素的嬗变,都将推动医药流通市场围绕寡头垄断市场格局不断出现新的竞争力量,撬动新的平衡。